澳门普京

专家预测2019年油价上涨空间有限!

您当前所在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风向标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2-16 03:02:40

    2018年四季度以来,国际油价一改前期震荡上行趋势,连续7周持续下跌,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和布伦特原油的期货价格分别由75美元/桶和85美元/桶以上的近4年阶段性高点,大幅跌至52美元/桶和62美元/桶,跌幅均为30%左右。
    分析认为,2018年前10个月国际油价持续走高是由于美国对伊朗制裁加剧、委内瑞拉等产油国产量下降,以及欧佩克减产等因素,整体来看,仍属于短期因素作用。而从中长期来看,页岩油引领全球原油供给潜力增长、原油需求市场规模扩张受限、美元汇率预期升值和较高油价水平下的替代能源发展等因素,将抑制国际油价持续上涨。 页岩油产量增加引领原油供给增长由于国际油价2018年前三个季度呈连续上涨走势,全球油气行业上游发展整体利好,更给参与主体众多、运作灵活且完全遵照市场经济运行的美国页岩油开发带来了新机遇,未来或将进一步引领全球原油供给增长。
    从生产角度看,2014~2018年,美国页岩油单桶完全成本在15%的内部收益率下已由76美元/桶降到50美元/桶,成本大幅下降促使其在现阶段的油价水平下产量增长较快。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钻井生产报告表示,2018年四季度,美国页岩油产量达到760万桶/日的历史新高;二叠纪盆地是页岩油产量增长的绝对主角,四季度产量达到350万桶/日。此外,根据油服公司贝克休斯的数据,截至2018年10月,美国在产石油钻机数量为861座,连续4个月保持在860座以上。从技术角度看,本轮低油价期间不断完善的页岩油开发钻完井技术,在油价回暖阶段有了更广阔的应用空间。其中,单位面积钻井数量大幅增长,大于60口井的超级井场成为发展趋势;“一趟钻”能力持续提升,钻完井周期不断缩短,钻完井成本有效控制;水平井水平段长度逐年增加,压裂分段数和簇数越来越多;支撑剂、压裂液增产效果日益明显;重复压裂技术开展了规模化矿场实践,将大幅提高单井产量。从投资和产业的角度看,技术进步未来将进一步提高页岩油的投资效率。根据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锡的专家测算,现阶段,美国有约8000口已完钻但尚未实施压裂的生产井,通过技术进步可节省100亿美元的投资。
    此外,页岩油生产也遵循美国能源行业“小公司靠技术、大公司上规模”的产业发展模式,随着壳牌、雪佛龙、埃克森美孚和BP等石油巨头大规模介入页岩油产业,未来产量将持续增长。除页岩油产量增长外,2017~2018年,油价阶段性回暖导致全球上游勘探开发投资逐步增加,也将成为影响未来原油市场供给的重要因素。
    根据伍德麦肯锡的分析,2018年来,石油公司通过技术创新降本增效、修复资产负债表并保持严格的投资纪律,已普遍适应了50美元/桶的油价水平;在布伦特油价60~80美元/桶的水平下,石油公司上游勘探开发投资力度将持续加大,开启了石油行业新一轮投资周期。挪威能源咨询公司Rystad预测称,全球油气上游投资2018年起重新进入稳定增长阶段,并推动未来全球原油产量持续增加。另据Global Data数据称,全球即将上马的615个油气项目预计总投资1.7万亿美元,将在2018~2025年产出逾880亿桶原油。巴西、美国、俄罗斯、尼日利亚、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家未来原油产量将出现一定幅度增长。 环境治理与能效提高致市场规模扩张受限近年来,为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国际社会达成了包括《巴黎协定》在内的一系列全球性环境治理共识,且多数国家都已在积极实施低碳发展战略。澳大利亚、南非和绝大部分西北欧国家开始执行碳税、碳排放交易机制,全球有13%的温室气体排放被碳定价所覆盖。排放相对较高的原油消费需求开始受到环保约束,未来发展所需支付的相关成本将持续增加。
    《BP世界能源展望(2018版)》报告估测,原油需求增速将逐步降低,可能在2025年停止增长。国际能源署(IEA)根据气候政策的急剧收紧而制定的可持续发展方案也指出,全球原油需求可能在本世纪20年代中期达到顶峰。而石油公司对天然气业务的重视,客观上反映了其对油气需求市场的认识。壳牌表示,未来20年,天然气业务占比计划提升至75%;道达尔和雪佛龙也表示,2035年,天然气业务在公司业务总量中占比将达到60%以上。此外,在现有技术和能源供给条件下,越来越多的液化天然气(LNG)卡车、船舶和电动汽车等投入使用,也将在近中期减少原油消费量。能源利用效率的逐步提升是导致全球原油需求市场规模扩张受限的另一个原因。BP首席技术官大卫·艾顿表示,在能效提升方面,通过提高能效技术的普及,预计包括油气在内的全球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将降低40%,2035年汽车燃油效率提升能降低原油需求约1700万桶/日。伯恩斯坦研究公司也表示,2030年汽车燃油效率提升能降低原油需求近3000万桶/日。伍德麦肯锡则表示,能效提高背景下的汽油需求预计成为2030年左右原油需求达到峰值的首要因素。
    另外,国际能源署2018年10月发布的《全球能源效率报告(2018)》显示,在有关资金投入,以及技术和措施配合得当的前提下,仅货运卡车即可提供约40%的节能潜力,能大幅降低原油需求。事实上,2017年全球已有接近240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提高运输、工业等部门的能效,未来也将对全球油气需求产生抑制作用。 美元升值预期从计价体系上抑制油价上涨2018年二季度起,美元指数筑底反弹,总体呈现震荡上涨走势,目前基本稳定在95以上。
    美元指数的走高主要有四方面原因:一是美国经济整体向好,劳动力市场收紧,特别是2018年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高达4.2%,失业率低于3.8%;二是美国实施减税政策,高收益率国债供给明显增加,进而提升了美元资产的吸引力,有助于美元回流美国市场,加剧其他货币的贬值压力;三是2018年来,全球经济增速有回落迹象,尤其是欧洲经济复苏迹象转弱,通胀回升和宽松退出实践低于预期,也刺激全球部分流动性资本购入美元资产;四是部分避险资金将持续买入美元,也将促使美元升值。事实上,2018年来,欧元、英镑等发达经济体货币均对美元贬值5%以上;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印度卢比、泰铢等新兴经济体货币也对美元出现较大幅度贬值。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走势,也能反映市场对未来美元汇率预期升值的信心。而从美元汇率进入升值周期所持续的时间来看,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元汇率两次升值周期持续时间均超过数年,美元指数增长比例达到50%~100%。可见,如果现阶段美元汇率进入新一轮上升周期的走势得以确认,美元或将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维持强势。由于国际原油市场上现有的“石油美元”计价体系,国际油价与美元汇率存在明显的负相关关系。即使在市场上原油供给与需求双方均没有实质性变化的情况下,美元汇率的波动走势在客观上仍可以直接造成国际油价涨跌。因此,在美国经济稳健支撑美元汇率近中期稳定升值的市场预期下,美元汇率将在其上升周期内对国际油价上涨产生一定抑制作用。 较高油价或引发颠覆性能源市场变革从科技创新角度看,历史上,国际油价走势与石油公司的科技研发投资行为呈正相关效应。以石油公司上游板块为例,其在高油价期间增加的投资,除大部分用于提升勘探开发投资水平外,也有一部分用于加大对油气上游相关理论和技术的研发,并在后期逐渐对油气工业持续发展产生了较好的促进作用。如页岩油气勘探开发技术、煤制油气和生物质燃料等生产技术的发展,都与高油价有或多或少的联系。如果油价维持高位波动,相对较高投入水平下的技术创新必将在未来油气开发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可能通过新地质理论、新勘探技术,以及提高采收率技术等,促使全球油气产量不断增加、成本持续降低,从而扩大原油市场供给规模,最终抑制国际油价中长期上涨。从替代能源角度看,一方面,在2014年以来的本轮低油价期间,煤制油和生物质燃料等生产商为降低低油价对公司生产经营的不利影响,普遍在科技层面苦练内功,单位产出的完全成本均较数年前有大幅降低。根据神华集团有关专家估测,现阶段国际上部分煤制油单位产出在50~60美元/桶的油价区间内有一定收益。而神华宁煤煤制油项目依据其良好的煤炭开采禀赋及生产经营技术,单位产出在40~50美元/桶的油价区间已具有较好的内部收益率。因此,如果国际油价维持较高运行区间,市场上大部分煤制油、生物质燃料的产量将有大幅提升,客观上也将增加市场上的原油供给,进而影响国际油价高位增长。但另一方面,国际油价维持较长时间高位运行或将给全球石油工业带来颠覆性变革。在高油价下,包括石油公司在内的各类能源公司普遍加大对风能、太阳能和地热等非油气类能源的关注和投资力度。
    从历史上看,2002~2014年,全球风能发电和光伏发电产业的长足发展,很大程度上源自国际油价强劲走势的影响。而2014年至今,通过技术进步和管理优化,部分风电、光电等新能源项目成本持续降低,相对传统油气项目已初具竞争力。伍德麦肯锡统计,仅2014~2016年,雪佛龙、壳牌、埃克森美孚、道达尔、埃尼和BP等7家国际石油公司,已投资或计划投资的低碳能源项目平均内部收益率接近15%。其中雪佛龙投资的风能、太阳能等低碳能源项目平均内部收益率高达23%。
    随着国际油价的持续高位运行和全球性环境治理的不断深入,各类新能源可能迎来新一轮快速发展,将在能源供给端与油气竞争,进而影响国际油价上涨。而在需求端,长期高油价也将刺激电动汽车、共享出行等产业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如果其未来进一步向信息化和智能化发展,必将使全球能源需求产生结构性变化,石油需求可能锐减,或将在中长期对石油工业造成颠覆性影响,并从根本上改变国际油价的上涨趋势。正如伍德麦肯锡指出,“如果自动驾驶汽车到2030年实现商业化,并在2035年被广泛接受,对原油需求的冲击将远超人们想象”。(摘自中国能源网)